早知道我就继续坐在社稷之座上了,这些凡尘琐事真是让人头

 早知道我就继续坐在社稷之座上了,这些凡尘琐事真是让人头痛

 女皇吐起了苦水,松州汶州的乱子现在还没搞定,赶跑了陈世宏,他儿子陈重蒙又腆着脸凑上来,不少文武还帮他说话,赞他的平乱方略

 户部的秋解更让人头痛,父皇给我丢下个堆满白条的国库,他们竟然刘伯温精选一码大公开还往里面塞白条!

 就算没白条也够扯淡的了,两千五百七十五亿!堂堂大明,有兆亿子民的震旦之主,秋解竟然只有两千八百四十五亿!这还是把粮食绸缎金龙加在一块算的数字,金龙只有不到一千亿!

刘伯温四肖中特选料

 陆海空二十四卫千万将士,三百州五千县千万官吏,加上无终宫和朱家宗室,全靠这一千亿金龙养活,给大明当家真是比巧妇还难!

 远坂爱算了算不太明白,一千亿也不少了啊,算起来兵丁官吏每人能摊到五千金龙呢,寻常老百姓一年挣五百金龙已经能过上不错的日子了

 又不是养狗给够吃的就行,女皇说,战车战舰、弹药燃料,这都要花钱啊

 飞机战车火车战舰,还有枪炮刀剑不都是模械造的么,远坂爱对经济这部分完全没概念,这要花什么钱?

 模械是可以自动造东西,总得有人操作看守吧原料不是凭空来的,总得有人筹集吧,很多材料还得设工坊加工祖山下面有无穷无尽的煤,刑天也把挖煤当做训练,但也得另外找人把煤运出来啊

 说到这个女皇就滔滔不绝了,哪怕只是开条电话线,总得养人确保畅通无碍,每年怎么也要花个上千金龙说是千万将士千万官吏,加上这些人手就是好几亿啊

 而且一千亿很多吗?女皇撇撇嘴,问问小晴你就知道了,金胜惠每年十亿金龙票税交得痛快无比,他们赚的恐怕百亿都不止吧?泱泱大明的财税,就只是十个金胜惠,真是可笑!

 难怪刚才我过来的时候,退朝的臣子们在嘀咕把工部铁道司的产业卖掉或者招股,远坂爱尽心帮女皇想办法,听起来是个好主意

 此事关系甚广,坐在角落里的上官晴放下笔加入讨论,奴婢也未想清楚其中关节,但大明千年来的规矩自有道理,不宜草率更改

 大明千年来还没女皇呢,远坂爱不以为然,规矩就是用来破的

 好啦,国事终究得慎重,所以让臣子们先议议,女皇叹气,问题是松州汶州都得派出禁军平乱,几十上百亿的军费还没影呢,总不能给大家发白条吧

 奴婢再催户部重新算计,上官晴也跟着叹气,先帝年代的老账乱成一团,逼逼户部应该能腾出这笔钱就是户部铁板一块,陛下得在人事上动动刀

 看吧,我这个皇帝当得真憋屈,女皇摊手,除了这事,还有让人头痛的弹劾邵皓的奏章一大堆,都说他在西城搞出偌大动静,中京人心惊骇什么的,新的中京府尹又要告病了

(作者:刘伯温四肖中特选料)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rumahmasadepan.com/temai/2020/1201/1238.html

上一篇:孟川,你可是我东宁府的骄傲,我们就在东宁府等你的好消息
下一篇:明面上的操作,最多让人对你心生忌惮,觉得自己只要小心点就